生命的肿瘤摸着黑,往着有光线的地方移动。

想了想 我受阻的爱情就是廉价的速溶咖啡味。一开始和他在那里上课,两块钱的速溶咖啡速溶奶茶还有没有气泡的彩色美年达,教室外走廊的地板肮脏,粘稠…仿佛全是学生手抖撒下的上述饮料…白色掉漆的教室门,橘黄色的灯光…这些细节仿佛真的被完全遗忘了,在漫长岁月里消失殆尽…可我仍然记得那些萦绕在身边的速溶咖啡味,以至于我每一次闻到雀巢速溶时都会想起那个地方…仿佛身居在一栋废旧的大楼,阴暗的楼梯间…有天冬日的下午,我在楼梯间打翻了装水的杯子,那些温水打湿了我和他为数不多传过的纸条,他告诉我,在欧洲,上厕所和买一杯咖啡花费同等数量的硬币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环形废墟 | Powered by LOFTER